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新闻汇聚>合川新闻 > 详细内容

清洁工与“植物人”丈夫的人间真爱

来源:合川日报作者: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04日 浏览次数: 次 [打印文章]
放大 缩小

刘云群给丈夫洗脚

每天凌晨5点,香龙镇政府大院里、梯坎上、车库内有一个中年妇女用大扫帚打扫清洁,那“唰唰唰唰”的扫帚声,清脆响亮,就像一曲节奏整齐、优美动听的旋律在空中回荡。

这位中年妇女就是香龙镇双龙村7社村民刘云群。她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一个清洁工,她却以不离不弃的坚守,悉心照顾“植物人”丈夫,演绎着人间真爱。

祸从天降一个幸福家庭毁于一旦

5月2日上午,笔者来到刘云群的家里,刘云群正推着“植物人”丈夫到户外活动,坐在轮椅上的丈夫,神情呆痴,嘴角还流着口水。见我到来,刘云群急忙招呼,搬来凳子请我入座。于是,我们开始聊起她家的遭际。

刘云群1968年出生,排行第六,小名刘六妹。刘六妹初中毕业后在家务农,1991年与本镇青杠坪村邢道福恋爱结婚,1992年大女儿邢立出生。1997年,她与丈夫外出广东湖山打工,丈夫搞建筑,她进了制衣厂,夫妻二人勤勤恳恳,收入十分可观。2003年双胞胎邢德怡、邢贞贞出生,小家庭生活充满了无比的欢乐。

天有不测风云,2015年6月6日,时控的魔棒把这一家的幸福毁灭。那天,丈夫跟往常一样,早晨5点就骑着单车去工地上班,在一农贸市场处,一辆拉蔬菜的四轮车失控,闯上了丈夫的头颅,顿时血流如注,他失去知觉。

刘云群早上7点得到消息,到医院见到遍体是伤,不醒人事的丈夫,顿时晕了过去,经医生抢救才苏醒过来。

丈夫在医院做了开颅手术,命保住了,但全身瘫痪,没了听觉、视觉,不能说话、不能动弹,成了“植物人”。花去医疗费22万多元,保险公司陪偿18万,还欠4万多元,肇事司机家里没有钱,宁负法律责任。

她只好携全家4人回香龙老家,由于大女儿已外嫁,她的两个14岁的女儿一个去理发店当学徒,一个在香龙中学读书,她在家护理丈夫,煮饭、洗衣、洗澡、洗脸、洗脚、熬药、喂饭、喂药,端屎端尿,擦身洗换,样样都干。特别是拉屎,还要用开塞露挤进肛门,才能促使大便拉出,这些脏活臭活都是她一手操作。

从此,她开始了含辛茹苦的艰难生活,她很累,很痛苦。多少个凄凉的夜晚,老鼠在室内叽叽乱窜,她看着沉睡的女儿,看着“植物人”丈夫,她无望地哭了,哭着入睡。半夜醒来,面对这残酷的现实,她又伤心地抽泣起来。

痛苦的煎熬,她无法承受,她畏缩过,也想到过轻生,但她看着两个需要她抚养的女儿,看着这“植物人”丈夫要人照顾,她默默地坚持着,顽强地挣扎着。

她感觉家庭重担就像一块石头,重重地压在肩头。

含辛茹苦她为残疾丈夫撑起一片蓝天

“作为妻子,一定要把丈夫照顾好。”很快,刘云群从痛苦中挣扎出来,带着这个信念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家里没了经济收入,原有的一点存款已耗尽,还欠了亲戚朋友的债,好在当地政府为她解决了低保生活,每月有1200多元低保金维持这贫困潦倒的家庭。

去年8月1日,香龙镇政府招清洁工,她去应聘了,虽然每月只有1500多元工资,但对于她这个贫困家庭来说,真是解了燃眉之急。

她十分珍惜这份工作,从他家到到政府大院也只有10来分钟路程,她每天的工作很有规律,早上5点钟起床上班,把政府大院、车库、梯坎、办公楼打扫得干干净净,厕所冲洗一遍,门窗擦得锃锃发亮,9点多钟做完清洁回家,照顾丈夫吃饭吃药,洗脸洗脚。10点多钟又到政府上班,提着撮箕、扫帚在自己负责的清洁区域内保洁,哪怕是一丁点烟蒂、灰尘,她都清理得干干净净,不论是办事的群众,还是上班的机关人员,都被她一丝不苟的态度所感动。

三年的坚守她用朴实的方式演绎着人间真爱

照顾瘫痪在床的“植物人”是件很艰难的事,洗脸刷牙、床上床下抱来抱去都是她照顾,特别是遇上天气不正常时,一个夜晚要起来三四次给他换尿裤尿片。天气晴好时,她和女儿把病人抱出来坐在轮椅上,推着走动走动。

夏天,刘云群每天要为丈夫擦拭一到两次身子,每一次大小便之后都及时清洗,每隔二三小时就要给他翻身。周围邻居问她有没有怨言,刘云琼坚强地说:“只要自己活着一天,就要尽到妻子的责任。”

一日复一日,3年来,刘云群默默无闻地照顾好残疾丈夫,用博大的爱心,为丈夫撑起一片蓝天,演绎着夫妻大爱的真谛。

编辑: 徐丽华编审: 刘洪

相关文章

  • 没有相关内容